牛至油的功效与作用_使用方法和禁忌

牛至油是由牛至植物制成的产品。它含有高浓度的有益化合物,这些化合物自然存在于植物中。本文介绍了牛至油的功效与作用,以及使用方法和禁忌。

这种油可以口服使用,不像牛至精油,它更浓缩,用于芳香疗法。人们不应该口服精油。

无论是局部使用还是口服补充,牛至油都可能对多种情况有帮助。

牛至油中的化合物具有有效的抗氧化和抗菌性能。

在使用牛至油之前,有一些风险和潜在的问题需要考虑,它可能并不适合所有人。这篇文章涵盖了牛至油的10个功效与作用。

牛至油的功效与作用

牛至,或称Origanum vulgare,是一种小而浓密的植物,属于薄荷科。它是意大利菜中常见的烹饪药草。

牛至油在它的叶子和小茎中含有大量的重要化合物。牛至油生产商把叶子和茎弄干,然后用蒸汽蒸馏出植物物质,以提取尽可能多的化合物。

牛至油包含:

  • 是牛至油中主要的活性成分,也是一种叫做酚的抗氧化剂
  • 百里酚,它可能有助于保护免受毒素和对抗真菌感染
  • 牛至油含有大量的百里香酚,百里香中含量最多。

牛至油的功效与作用

牛至油可能具有以下功效与作用:

1.抵抗细菌

由于香芹酚含量高,牛至油可能有助于抵抗某些类型的细菌。

例如,葡萄球菌是引起葡萄球菌感染的常见细菌。某些菌株会自然发生在体内,但是当细菌生长过快时,会引起烦人的症状。

研究表明香芹酚可有效消除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和表皮葡萄球菌这两种常见的感染原因。

服用牛至油补充剂或在皮肤上摩擦可能会帮助人们利用这些抗菌作用。

研究人员也正在探索将牛至油用于抗药性细菌。微生物学前沿的一项研究的作者发现,牛至油和银纳米颗粒的组合有效地消除了他们测试的所有细菌。

2.治疗小肠细菌过度生长(SIBO)

牛至油可能有助于治疗慢性细菌问题,例如SIBO。 SIBO患者由于肠道中某些细菌的过度繁殖而遇到肠胃问题。

2014年的一项研究发现,草药疗法(包括同时含有香芹酚和百里酚含量高的草药)是治疗SIBO的有效工具。

探索每种化合物的单独作用将需要更多的研究,但是这些初步发现可能是有希望的。

3.治疗真菌感染

由于百里酚的含量高,牛至油也似乎是有效的抗真菌剂。

2015年的研究发现,百里酚对常见的念珠菌真菌感染有效。

念珠菌可引起多种类型的感染,包括:

  • 鹅口疮
  • 酵母菌感染
  • 脚趾甲或指甲感染
  • 脚气

但是,这项研究是在试管中进行的,要确定牛至油的有效性,还需要对人体进行更多的研究。

4.提供抗氧化剂

牛至油也是有效的抗氧化剂。抗氧化剂有助于保护人体免受氧化应激和自由基造成的损害。

氧化应激可能导致DNA损伤增加和细胞死亡。氧化还可能在其他问题上起作用,例如关节炎,动脉粥样硬化和某些癌症。

百里酚和香芹酚是强大的抗氧化剂,可以帮助减少氧化。研究人员建议进一步的研究探索常规使用的安全剂量。

5.减少炎症

一些来源声称牛至油可能有助于减轻炎症。化合物香芹酚在动物模型和体外研究中均显示出抗炎作用。

2017年的研究着眼于香芹酚抗炎作用的各种研究。

在一项关于小鼠的研究中,该化合物通过影响炎症相关基因来预防肥胖。在另一项动物研究中,该化合物减轻了肿胀。

尽管结果显示出希望,但研究人员呼吁对人体进行更多测试,以确定安全剂量。

6.伤口愈合

在皮肤上涂抹稀释的牛至油可以帮助保护皮肤上较小的伤口和擦伤。

百里酚和卡瓦酚等化合物可以保护这些类型的伤口免受细菌感染。

7.驱虫

卡瓦酚和百里酚都可能是有效的驱虫剂。2017年,研究人员发现,这些化合物可以击退一些壁虱和蚊子。这项研究包括试管研究和那些有人类参与者的研究。

更多的研究将有助于证实这一潜在的好处,但在皮肤上涂抹稀释的牛至油可能是一种帮助驱虫的自然方法。

8.缓解疼痛

有证据表明,牛至可能是一种有效的止痛药。一项动物研究发现,牛至提取物可以缓解疼痛。

这些结果是剂量依赖性的——动物服用的越多,它们感到的疼痛就越减轻。

重要的是,研究人员使用了一种基于水的提取物,所以油可能不会提供相同的结果。对人体进行更多的研究有助于确定合适的剂量。

9.帮助减肥

牛至油对想减肥的人来说也是一个有用的工具。研究人员发现,牛至油中的主要化合物卡瓦洛尔会破坏脂肪组织生成和积累的部分过程。

更直接的研究可能有助于为这些主张提供更多的证据。

10.战胜癌症

有消息称,牛至油可能有助于对抗某些癌症。一篇综述指出,牛至中的精油有助于预防某些类型的结肠癌和乳腺癌在试管中生长。

这种油似乎还能抑制一些肺癌和前列腺癌细胞的生长。很多关于癌症的研究来自试管或动物模型,所以人们应该谨慎看待这些结果,永远不要用精油代替药物治疗。

如何使用

牛至油有胶囊和液体两种。它可以在大多数健康食品商店和网上购买。

每种油的强度可能会有所不同,因此,重要的是要遵循制造商的说明,或与合格的医疗保健从业者一起确定最安全的剂量。

不喜欢牛至味道的人应该选择这种胶囊,他们可以吞下这种胶囊,而不需要尝牛至油的味道。

要局部使用牛至油治疗皮肤问题,可在载体油中稀释一两滴。然后,人们可以将这种混合物直接涂在皮肤上。

禁忌和使用风险

一定不要摄入太多牛至油,因为它非常有效。最好在医护人员的指导下谨慎使用。

如果一个人口服这种油,很有可能灼伤内部组织。始终遵循制造商的指南。

不要在儿童或婴儿身上使用牛至油。孕妇或哺乳期妇女和糖尿病患者也应该避免使用它。

牛至油会干扰一些药物,包括锂和利尿剂。此外,对油过敏也是可能的。

总结

牛至油很有效,可以帮助解决很多问题。例如,它可以作为一种抗菌药物,但不应取代医疗。

使用牛至油时要小心,不要使用牛至精油,因为牛至精油比牛至精油强很多,而且不安全。

要证实许多关于牛至油的说法,需要对人类进行更广泛的研究。

引用文献:

  • Carroll, J. F., Demirci, B., Kramer, M., Bernier, U. R., Agramonte, N. M., Baser, K. H. C., & Tabanca, N. (2017, February 16). Repellency of the Origanum onites L. essential oil and constituents to the lone star tick and yellow fever mosquito. Natural Product Research, 31(18), 2192–2197
    tandfonline.com/doi/full/10.1080/14786419.2017.1280485
  • Chedid, V., Dhalla, S., Clarke, J. O., Roland, B. C., Dunbar, K. B., Koh, J., ... Mullin, G. E. (2014, May 1). Herbal therapy is equivalent to rifaximin for the treatment of small intestinal bacterial overgrowth. Global Advances in Health and Medicine, 3(3), 16–24
    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4030608/
  • Dantas, B. P., Alves, Q. L., de Assis, K. S., Ribeiro, T. P., de Almeida, M. M., de Vasconcelos, A. P., ... Silva, D. F. (2015, April–June). Participation of the TRP channel in the cardiovascular effects induced by carvacrol in normotensive rat [Abstract]. Vascular Pharmacology, 67–69, 48–58
    ncbi.nlm.nih.gov/pubmed/25869504/
  • de Castro, R. D., de Souza, T. M. P. A., Bezerra, L. M. D., Ferreira, G. L. S., de Brito Costa, E. M. M., & Cavalcanti, A. L. (2015, November 24). Antifungal activity and mode of action of thymol and its synergism with nystatin against Candida species involved with infections in the oral cavity: An in vitro study. BMC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15(1), 417
    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4659158/
  • Khaki, M. R. A., Pahlavan, Y., Sepehri, G., Sheibani, V., & Pahlavan, B. (2013). Antinociceptive effect of aqueous extract of Origanum vulgare L. in male rats: Possible involvement of the GABAergic system. Iranian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Research, 12(2), 407–413
    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81323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